伞哥和爱拔

黑猫Giovanni:

年初总结

p1-p6:挪威特罗姆瑟街头

p7-p8:特罗姆瑟郊外

p9:特罗姆瑟郊外的晚上~

一年都要到头了,别人都在年终总结,我却连年初都还没总结过,拖延症晚期的笨鸟晚飞也比不飞来的好吧,先总结年初特罗姆瑟扫街[害羞]

猛男川川6714:

【巍澜衍生】【by48】【zyl48】【ooc可能⚠️】

【Tag警犬自重】【无水仙】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龙城群聊二三事             


(270)假的

程慕生x吴凡 






石墨存档

https://shimo.im/docs/0xJunRPGXi4m1pPB/ 

[楼诚衍生]乱云飞渡 5

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:

5


中央两年前就有规定,领导干部不准经商办企业,也不许利用职权为家人亲戚经商办企业保驾护航,但落实到具体某个人身上,恐怕只能说是“对策总比政策多”,换而言之,大家屁股上十有八九都有屎,只不过有些人屎沾得不多又勤擦屁股,故此看着比较干净,还有些人后台硬,别人不敢追究屎是怎么来的而已。


市委书记后台不够硬,原本也是记得勤擦屁股这个道理的,然而他在本地经营了小半辈子,关系网可说是密不透风,很多事自有人帮着遮掩过去,久而久之便真以为自己是土皇帝了。再加上临近退休,进省无望,未免生出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紧迫感和使命感,吃相很有些难看。


李川奇知道市委书记树大根深,他初来乍到,没想着能一击制敌,先从喽啰爪牙开始抓起。比如宋运辉提到的那个开发商,能在资质不全的情况下拿到棚户区改造的大项目,最关键的原因在于他们老总是书记小舅子的连襟的同学,主动孝顺两成干股不说,又把书记家里不成器的若干亲戚一概包揽下来,给个虚职高薪供养。有了靠山,做事就格外雷厉风行,公司专门组建了一支战斗力强悍的拆迁队,最近半年间已经闹出了两条人命,到现在案子还在刑警队挂着。


好,招商引资、经济建设乃至于科教文卫都插不进手去,社会治安总可以管一管吧?而且理由都是现成的——配合市委工作,稳定社会秩序,为招商引资保驾护航。李川奇叫来刑警队长,“命案必破”四个字往下一压,刑警队长也叫屈:这案子我们不是不能破,嫌疑人祖宗八代早都查清楚了,可嫌疑人本人他跑路了啊!局里不批差旅费就没法抓,也没有让干警自己垫钱追逃的道理。


李川奇拉开左手边的抽屉,两沓子老人头往桌上一放:“够不够追逃的?”


刑警队长差点让舌头噎死自己:“市长,您这……嗐,让我们局长知道了还不活劈了我?!再说这也不符合程序……”


李川奇微笑:“经济上有困难就想办法克服,身为公仆,我们难道能盲目拘泥于教条、不管百姓疾苦,看着群众沉冤难雪,放任犯罪分子践踏正义和法律吗?”他把钱往刑警队长跟前推了推,脸上简直发出了马列毛邓的圣光,“都是为人民服务,你们有你们的实际困难,我理解,拿着,把案子破了再说其他。”


不是说没钱吗?市长当场扇过来两耳光,你还只能抬脸接着。先拿钱后办案,这事走到哪儿都是刑警队没理,这哪是两万块钱,分明是呲呲冒烟的炸弹,谁拿谁傻逼。刑警队长心说这年轻市长办事像伸手就能攥着人麻筋儿似的,当下不敢再哭穷,更不敢多看桌上的钱一眼,义愤填膺地表决心要把犯罪分子尽快绳之以法。李川奇这会儿也不和他客气了,手一挥:“要快,更要除恶务尽。”


其实用不着李川奇强调除恶务尽,几个马仔一到案就全招了:我们拆迁队的老大让下死手的,说最多出去躲两年就没事了,而且跑路也照常发工资。我们也不知道真死人了啊,老大身上还有好几条人命呢。刑警队炸了,这怎么还有命案啊?再往下查,人命没查出来,倒是查出了非法强拆行贿受贿的事,这个不归刑警队管,就手转到经侦。就跟挖土豆似的,只要挖到一个,附近肯定有一窝,都算到一块案值可就大了,经侦按规定往上报,省督办的专案组很快搭起了架子。书记最近有点忙,经常找不到人,李川奇还去亲切慰问了一回。当然这些事儿宋运辉都不知道,他光看到当天的本地新闻里老百姓敲锣打鼓给公安局送锦旗来着。


又过了两三天,李川奇让司机给他送来个新款的大哥大,摩托罗拉8900,号码都已经办完了,拿标签贴在电池后盖上,挺吉利,尾数是三个六的豹子。


司机一问三不知,把东西送到就走了,留下宋运辉在办公室里捧着崭新的大哥大不知道怎么办好,跟抓了个才出锅的烤红薯一样,扔了吧舍不得,拿着吧还烫手。他以前见过的大哥大都跟砖头似的,这个只有他巴掌大小,肯定得比砖头贵吧?算上入网费选号费,两万还不知道够不够……宋运辉把滑下来的眼镜推上去,心情特别复杂。合着他给李市长的钱,李市长回手买了个大哥大再给他送回来——你直接退钱好不好啊!两万块厂里这个月的夜班补贴都够了。宋运辉摩挲了一下手里的大哥大,销售科打报告来回磨了小半年他都没舍得批,总觉得花一万多将近两万买这么个砖头不值,看人家,虽说用的是自己送的钱,可花得多痛快,多潇洒!


——要不,拿给销售科用?说实话,他有点舍不得,那帮人用起公家的东西没轻没重,这么好的物件儿真到他们手里一个月不到头就该给糟蹋了。


再说,这也不是公家的东西啊。宋运辉心底冒出一个小小的、快活的声音:这是送给我的。


铃声突然响了起来,屏幕上也跳出一行139开头的数字,宋运辉推推眼镜,打开下翻盖,再把大哥大贴到自己耳朵边上,只听李川奇笑着“喂”了一声,明知故问道:“小宋厂长,东西已经收到了?”


“收到了,可您……您买这个干吗啊。我也用不上。”


“谁说的,你这不是正用着吗,”李川奇大概心情很不错,还有闲心和他开玩笑,“不买当然用不上,我一买不就用上了?”


“不,我是说,太贵了……”


“内部价,还可以。”李川奇笑道,“你给了我两万,对吧?这叫取之于民。这两万呢,我想花但是没花出去,最后还是花你身上了,这叫用之于民。既然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,那就不算贵。哦,记得充电,保持24小时开机,我的号码你知道。”



飼養員男友.:

叮咚——!先生,您的圣诞节礼物到了,请签收。

圣诞节快到了,真的很想顶风作案了。

ccm'·LoFoTo:

「星空下的小屋」

与你驰车奔向他乡的郊野
夜晚的寒风里 除了远处的灯火
我眼前只有这片璀璨星河
还有微光映照中 你明亮的眼

摘纪录:

那些看起来乐观又正能量爆棚的人,心里都有条线。他们了解走到绝人之境有多痛苦,所以逼着自己每一步都活得高兴。而他们之所以活得那么高兴,只是因为害怕痛苦再次降临。
——沐声 ​


感谢推荐

摘纪录:

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,一开口说话就结成冰雪,对方听不见,只好回家慢慢烤来听。 遇到谈情说爱的时候,回家就要仔细酿造当时的气氛,先用情诗情词裁冰,把它切成细细的碎片,加上一点酒来煮,那么,煮出来的话便能使人微醉。 如果失恋,等不到冰雪尽融的时候,就放一把火把雪都烧了,烧成另一个春天。
——林清玄《煮雪》


感谢推荐

摘纪录:

一定要,爱着点什么。它让我们变得坚韧,宽容,充盈。业余的,爱着。
——汪曾祺《一定要,爱着点什么》


感谢推荐

摘纪录:

对真理作归纳和辩论是毫无意义的,但是一件真理在给予真诚声明时刻,并将付诸行动,发言者的面孔和声音就会有着无比的力量和真实感。
——林语堂《风声鹤唳》


感谢推荐